八大官窑瓷器鉴定,北宋汝窑天青釉洗在香港秋拍中拍出294亿港元?

北宋汝窑遗址的考古成果揭示了古代汝窑烧造的几个阶段:

汝窑早期作品釉色偏绿偏黄,窑炉遗迹附近及火膛中有煤渣和草木灰,表明当时是采用煤和柴混合烧造的;而到了汝窑成熟期,专供御用瓷器烧造的中心区域,窑炉体积缩小,火膛中仅见草木灰,表明天青色的御用汝瓷采用的是柴烧工艺。

△北宋汝官窑遗址 Y4

△北宋汝官窑遗址 Y4 平剖面图

在北宋结构马蹄形柴烧窑中,窑温从室温上升到600摄氏度左右是相对较快的。点火伊始,这时由于木材燃烧的不充分,会排出少量的烟(游离碳),待窑温继续上升,游离碳不充分燃烧,变为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时,排放的气体清澈,而这时,窑内已经是强还原气氛了,这与现代气烧窑升温过程中窑内的气氛变化完全不同。

现代气烧窑完成烧制的时间约为10-12小时,所以气烧汝瓷的表面光亮如镜,略显急躁,而柴窑则要持续烧三十多个小时。另外,因为柴窑为半穴式结构,降温时间要持续2-3天的。相比现代工艺相对快速的温度变化过程,柴烧让温度在强还原气氛中缓升缓降,造就了柴烧汝瓷如玉般温润的质感和极丰富的窑变。

说起窑变,更多的朋友会想到姹紫嫣红的钧瓷,然而汝瓷青色的产生,也是窑变的结果。钧瓷追求的是不均匀的窑变,让一件器物因为窑变而鲜艳;柴烧汝瓷则是追求极均匀的窑变,让一件器物因窑变而沉静。

柴烧汝瓷釉色的呈现方式有很多,同一种釉水,因器物所处的窑位不同,它们周围的气氛、温度、升温降温速度也会不同,在窑内温度冷却到1030度左右,窑变开始了,器物的个体特征就在自然降温的过程中,随机出现了。虽然在同一窑中烧制,所用的釉水也一样,然而釉色的呈现可能会有天青、粉青、卵青、葱青、虾青、月白等等。

△同一釉水在同一次柴窑烧造时的天然窑变

柴烧汝瓷的窑变釉色丰富,是因为汝瓷的青色由釉中的铁离子发色形成的。

铁离子在矿物中几乎全部以三价铁(Fe3+)的形式出现,然而三价铁呈现的是黄色调,从米黄到砖红,都是由三价铁的而发色的,想要得到青绿色调的瓷器,釉中的三价铁必须被还原成二价铁(Fe2+),窑中的气氛在一定范围内还原性越强,铁离子被还原的概率越大,汝瓷所呈现青绿色就相对比较鲜艳。

然而,二阶铁离子呈现的颜色是以绿色为主的,想要得到青色调,则需要汝瓷在停烧后的降温过程中,使釉中产生析晶,且析晶之间产生的孤立相大小在40-140纳米之间,这样自然光照射在汝瓷上之后,蓝色光产生Rayleigh散射,能够使器物呈现蓝色,而这些蓝色与二价铁离子产生的绿色混合在一起,呈现出“绿中闪蓝”的青色调。

△电镜放大北宋汝瓷釉13000倍后的析晶区域,空隙蓝色

△扫描电镜放大北宋汝瓷釉30000倍后观察到的分相独立团

所以,当我们采用北宋结构的柴窑烧制汝瓷时,由于同一窑中不同位置上的作品所处的高温环境不尽相同,有时更有明显差别。我们通常会借助窑室不同部位形成的梯次温差和气氛区域,更好的利用柴窑,不仅可以节省燃料,更使得柴烧成为一种不存在永恒的或绝对不变的固定模式,使得每一窑的每一件作品都拥有自己独特的艺术效果。而含蓄的典型天青色,更成为柴烧汝瓷中可遇而不可求的珍品,这也正是汝窑的精神所在:顺于天而造美器。柴烧汝瓷的随机变化成就了她的美,而这些随机中,往往会出现与北宋汝瓷神似的器物。

看更多美学知识和东方传统手艺,欢迎关注【东家·守艺人】。本答案来自东家匠人冬青汝窑。

八大官窑瓷器鉴定(北宋汝窑天青釉洗在香港秋拍中拍出294亿港元)

宋瓷的收藏与鉴赏价值何在?

香炉怎么样

吴志勇建盏大师介绍?

吴志勇建盏大师,1978年出生,高级工艺美术师,国家一级陶瓷工艺师,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福建省陶瓷艺术大师,中国传统工艺美术青年大师,福建省陶瓷行业协会副会长。

深耕陶瓷釉水研究多年,设计造型新颖别致,涉及五大官窑与八大民窑的特色风格,结合多样化的烧制方式,作品常能既让人耳目一新,又具有不过时的经典韵味。随兴而作,作品不量产,因而倍显珍贵。

宣德青花与成化五彩?

明宣德青花除量比元青花多一些/单论工艺几可超越元青花/宣德青花不但工艺精细而且胎土瓷实而且器型端庄而大方,,

成化时期的五彩确实也很诱人/特别还有从五彩演变更新而来的斗彩更是一种大胆的创新,并且五彩及斗彩也是深受国际收藏家的亲眯,,,

论资论爱各有千秋,宣德青花创新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达到了青花的顶峰,而成化取胜于的色彩的大胆更新,立下了多色彩瓷的金碧辉煌,篆写了彩瓷的最顶峰。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如喜欢青花的人当然宣德青花为胜,反之喜欢带彩的自然也就是成化了。总之做为一个收藏者能同时能拥有宣德青花和成化的五彩或斗彩,那么你将是一个真正的收藏家了。。。

是不是古人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传统?

青楼普遍并不能说明古人更加开放,因为现代社会之所以禁止这种行当并非是因为观念倒退所造成的,而是从人权的角度出发去思考这种问题的。

青楼的发展

青楼最早是管仲设计的,管仲是法家的先驱,法家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特别注重实用性,甚至可以用一些比较极端的方式。管仲最初只是为了增加国家财政收入,维护社会稳定才设计的这种机构,后来被其它国家相继模仿。

在二战的时候,美军和德军为了解决士兵的生理需求都想过很多办法。美军甚至邀请当时著名的影星玛丽莲梦露到前线慰问士兵,而日本也有臭名昭著的“慰安妇”问题。你可能觉得这是外国人才有的问题,但实际上早在春秋战国时期,我国就存在营伎。

据《吴越春秋》记载:“越王勾践输有过寡妇于山上,使士之忧思者游之,以娱其意”。这就是最早有记录的营伎雏形。越国最终能够击败强大的吴国,是勾践听取了文种的伐吴七策,其中有一条就是“遗之美好”,就是说进贡美女给吴国,其本质和管仲设立女闾是类似的,管仲设立女闾也有外交赠送和吸引人才的作用。其中外交赠送其实就是和越国进贡美女给吴国类似,而吸引游学士子其实和勾践“输有过寡妇于山上”的功能也是类似的,就是激励士气,提高忠诚度。

在东晋时期,由于玄学的兴起,出现了一大批不守封建礼法的文人,凡是礼法所倡导的,他们偏要去反对。阮籍曾说过:“礼法岂是为我辈而设”,谢安在出仕前整天携带着妓女畅游于山林之间。实际上这是一种颓废而又自闭的心态,在晋室南渡之后,朝政有世家大族控制。北伐无望,在军事上注定没有建树,又不愿依附世家大族的文人士子都有一种自暴自弃的心态。他们厌恶世俗,开始放浪形骸,追求一种短期的精神刺激,所以五石散在当时很流行。而公开狎妓也成了一种对抗世俗的方式。

到了唐宋时期,社会相对稳定,国力也相对强盛。而魏晋时期的文人雅士也受到了许多人的推崇,当然好的学不好的也学。李白在《江上吟》上写道:“美酒樽中置千斛,载妓随波任去留”。在初唐和盛唐的时候还比较含蓄,在晚唐的时候就已经非常豪放了,比如杜牧就留下很多关于青楼的诗篇:“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还有对青楼女子的直接描写:“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

到了宋朝可以说青楼楚馆的描绘到了一个一个新的高度,宋词中对青楼中的风流韵事也都描写的相当露骨。这种事甚至被当成一种文雅的风尚,广为流传。

现代禁止的出发点是从人权方面考虑的

其实这种现象是古代礼教发展对人性束缚造成的,在封建伦理家庭特别是士大夫阶层,在任何场合都要讲究规矩,而且古代女性的受教育程度一般也不高,至少和科举出身的士大夫没法比,这就造成了一种观念上的落差。在宋朝很多青楼女子都会教习诗词歌赋,甚至在明朝的流行养瘦马的行当,这就是培养的高级妓女。真的是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不但能满足生理需求,更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

这种方式其实是有利于社会稳定的,没有收入来源的女性,在古代未必能够生存下去,而妓院也提供了一个收容场所。而相应的也对于人们的生理需求,毕竟堵不如疏,这样统一管理,既可以减少犯罪率,又增加了财政收入。但是这是以践踏女性人权为代价的,这是现代社会所不允许的。

如果我们再看一下,现代法律所禁止的是卖淫这种活动,它所强调的是交易这个事件,而不是发生关系这个事件。现代社会从来没有禁止过男女之间发生关系,但是它应该是双方自愿并且不是交易性质的。你见过什么时候警察会管男女朋友之间发没发生关系,尽管他们不是合法夫妻,但是因为没有存在交易,这就不是警察所有插手的范围。

所以这个问题其实不是观念开放与否的问题,而是涉及到一种体制最核心价值观的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