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古玩一条街,同是农民军的李自成和张献忠相互发生过战斗没有?

李自成与张献忠矛盾很深,两人曾多次动过杀机,准备致对方于死地。

崇祯十一年(1638年)正月,张献忠接受朝廷招安,屯兵在湖北谷城。当时,李自成由于被洪承畴击败,只剩下百余人马,他带着残部前往谷城投奔张献忠。不料后者非但不予接纳,反而准备干掉李自成,幸好李自成警惕性高,事发前察觉到张献忠的阴谋,一个人骑着一头驴,狂奔600里,从商洛的山路逃脱。这次惊险之旅,让李自成大病一场,过了好几个才起床。

3年后,复叛的张献忠在信阳被明军左良玉部击败,手下几万人投降,要不是遇上罕见的暴雨天。腿部受伤的张献忠也差点做了俘虏。无奈之下,张献忠带着几十名残兵败将,厚着脸皮来投奔李自成,结果吃了闭门羹。虽然后来李自成在同伙罗汝才劝说下,勉强接纳了落魄的张献忠,却没有完全放弃干掉这个宿敌的念头。

见状不妙,罗汝才给了张献忠500人马,叫他赶紧离开是非之地。张献忠于是转向湖北发展,他与李自成的矛盾也从此公开化。还是因为这个事,再加上争权夺利欲望的趋势,崇祯十六年(1643年),李自成将放走张献忠的罗汝才杀死,并吞了他的部队。

同样在1643年,得知张献忠攻下武昌,李自成心里不快,派人以贺喜为名赶到武昌,警告后者“下一个就轮到收拾你了”。这还不算,李自成还公开张贴告示,悬赏千金擒拿张献忠。张献忠自忖打不过李自成,只得放弃刚到手的武昌及周边地区,率军进入湖南、四川,建立了大西政权。

不过,李自成取得的战果比张献忠大得多——夺取京城,逼死崇祯皇帝,实现了推翻明王朝的千秋大业。张献忠得到消息后恼羞成怒,这也成为他后来“屠蜀”的一大心理诱因。鲁迅就曾分析指出,张献忠后来知道李自成进了北京,接着是清兵入关……他分别地感到天下已经没有自己的东西,现在是在毁坏别人的东西了,这和有些末代皇帝死前烧掉祖宗或自己所搜集的古董宝贝的心情完全一样。

襄阳古玩一条街

在那里买最好?

城隍庙、陆家嘴、南翔古猗园、龙华寺、上海植物园、世博会中国馆、南京路、淮海路、上海城市规划馆、上海大剧院、上海历史博物馆、朱家角、周庄、上海野生动物园,外滩等等,大多数的景点集中在黄浦区静安区和浦东陆家嘴。

上海水蜜桃、上海梨膏糖、凤尾鱼罐头、上海浦东鸡、银鱼、上海木雕、嘉定竹、上海面塑、上海牙雕、上海绒绣、上海丝绸、嘉定黄草编、松江鲈鱼、城隍庙梨膏糖、上海漆器、上海玉雕、上海砚刻、上海集云阁篆刻、上海曹素功墨、城隍庙五香豆、嘉定白蒜香、粳稻、香芋、芦笋、上海高桥松饼、金泽状元糕、“五芳斋”糕团、上海绢花、凤尾鱼、叶榭软糕、上海龙虾片、崇明酱包瓜、龙凤酸梅汤、南翔小笼。

都在这里了,要价格便宜又有特色的话推荐五香豆,轻便于携带、小包装容易拆分、梨膏糖也可以,不过要看个人口味了,吃的东西大众化点,其他的丝绸、曹素功墨也不错,不过有点小贵,而且曹素功墨要去金陵路上总店买,丝绸也要去南京路上丝绸公司买,其他的地方会有假货的。城隍庙各种小商品和上海特色老字号很多,去那里应该可以找到你想要的,希望来上海旅游愉快。

练习毛笔行书有什么好的字帖推荐?

谢邀!关于行书或行楷,本人觉得这是两种最常见,最实用的书体。毕竟楷书一笔一横,规规矩矩,书写起来太费时间。草书,虽有草法规矩,但辩识不易,书写更不容易。因此,学行楷、行书,是不错的书体。既实用便捷,又能较好表现书法的艺术性。

那么行楷、行书,推荐什么书帖进行临学比较好呢?显然,“天下第一行书” ,王羲之的《兰亭序》,是值得临学的。还有,宋代组织书家编刻的集王字的《宋拓集王圣教序》,也是值得学习的,都是行楷书体。

而《宋拓王右军书》是偏行草的帖子。历史名帖“天下行书第二”的是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当然也是很好的帖子。颜鲁公还有《争座位帖》也是很好的行书帖。

而米芾的行书帖,很著名的《苕溪帖》和《蜀素帖》是非常经典的,美妙灵动的行书帖,米襄阳还有很多不错的行书帖,比如《方圆庵记帖》等,也是很好。只是米芾行书,笔法丰富,结体字法灵动,个性化突出,初学者临学不易。学行一定程度后,应该值得深入研学。

宋末元初的赵孟頫,楷书略带行意,行楷功夫了得,临写前辈名帖,可以乱真。也是很多书法爱好者喜欢学的书体。尽管因宋元两朝为官,备受诟病,被批没骨气,但赵孟頫这位书画俱能的才子,对汉字书法的传承功不可没,各种书体俱能,赵楷更是名列四大楷书名家之一。

这里特别介绍一位,唐代的李邕,书法史有一席地位,名动于时。他工文,尤长碑颂。善行书,变王羲之法,笔法一新;并继李世民《晋祠铭》后以行书书写碑文,名重一时。其书风豪挺,结体茂密,笔画雄劲。传世作品有《端州石室记》、《麓山寺碑》、《法华寺碑》、《云麾将军李思训碑》、《云麾将军李秀碑》等。唐窦蒙在《述书赋注》中说:时议云:“论诗则曰王维、崔颢;论笔则王缙、李邕;祖咏、张说不得预焉。”李阳冰谓之书中仙手。其为文,长于碑颂,多自书。唐人说李邕前后撰碑八百首。杜甫诗曰:“干谒满其门,碑版照四裔。丰屋珊瑚钩,麒麟织成罽。紫骝随剑几,义取无虚岁。”李邕能诗善文,工书法,尤擅长行楷书。当时的中朝李邕《晴热帖》 衣冠以及很多寺观常以金银财帛作酬谢,请他撰文书写碑颂。他一生共为人写了八百篇,得到的润笔费竟达数万之多。但他却好尚义气,爱惜英才,常用这些家资来拯救孤苦,周济他人。李邕撰文书写的碑文,常请伏灵芝,黄仙鹤和元省己鑴刻。据明代杨慎的《丹铅录》考证,这三人很可能也是李邕的化名。他的传世作品有《叶有道先生碑》、《端州石室记》、《麓山寺碑》、《东林寺碑》、《法华寺碑》、《云麾将军李思训碑》、《云麾将军李秀碑》。传世书迹以《岳麓寺碑》、《李思训碑》最为世人重视。 李邕曾任北海太守,故人称“李北海”。李邕的书法艺术,在当时与后世获得了很高的评价,他的为人和才情更为世人所敬重。他的父亲李善是一位正直博学的人,为官遭贬,后专心学术,所注萧统《文选》六十卷,至今被视为《文选》最主要的注本之一。李邕天资聪慧,幼承家学,少年时以擅长辞章而闻名。但他在仕途上,却因为人耿介磊落,不畏权贵,屡遭贬谪。晚年在北海太守任上,遭人暗算,被宰相李林甫定罪下狱,竟被酷吏活活打死。

李邕(678年—747年),字泰和,鄂州江夏(今湖北武汉市江夏区)人。 唐朝大臣、书法家,文选学士李善之子。出身赵郡李氏江夏房,博学多才,少年成名。起家校书郎,迁左拾遗,转户部郎中,调殿中侍御史,迁括州刺史,转北海太守,史称“李北海”、“李括州”。交好宰相李适之,为中书令李林甫构陷,含冤杖死,时年七十。唐代宗即位,追赠秘书监。

作为行书碑文大家,书法风格奇伟倜傥,李后主称赞“李邕得右将军之气而失于体格”。《宣和书谱》“李邕精于翰墨,行草之名由著。初学王右军行法,既得其妙,乃复摆脱旧习,笔力一新。传世碑刻有《麓山寺碑》、《李思训碑》等。

《唐李邕书麓山寺碑》是行书入碑第一帖。

唐天宝四年,公元745年,这一年,中国诗坛上的两位巨星杜甫和李白同在古齐州(即今济南市),并且游踪齐鲁,留下了无数脍炙人口的诗篇。 杜甫到来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到北海,即今山东的益都。时任北海太守的李邕坐不住了,连日赶往齐州与杜甫会面。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盛事。时李邕68岁,早已名满天下,杜甫此时才是个33岁的后生,名声远没有达到诗圣的程度。但李邕慧眼识珠,他已经预见到了这颗新星的万丈光焰。可惜他没有看到。 会见的欢宴就安排在新建的历下亭上。李邕、杜甫、李之芳在座,可能还有许多齐州的知名人士出来作陪。特别应该提到的是李白这时也在齐州。天宝三年,他与杜甫在洛阳相遇,结伴东游。他信奉道教,正在紫极宫受道录,不知是道规使然,还是没有接到请帖,或许还有其他原因,这位极善饮的诗人没有来喝这杯酒,否则历下亭上一定会留下李白的诗作了。李邕与杜甫把酒长谈,论诗论史,也谈及了杜甫的祖父杜审言,这让杜甫十分感激。就在这次欢宴中,杜甫留下了“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的佳句。

李邕愿意结交名士是出了名的。史载:“邕素负美名,频被贬斥,皆以邕能文养士。”李邕鬻文获金,可以用来支付他结友交游的巨大开销,可是鬻文的事也不是常有的,总有手头拮据的时候。每逢这种时候,他就有挪用公钱之嫌。杜甫和李白在天宝四年分别见到李邕的时候,他身上刚刚发生了一段死里逃生的故事。

开元十三年,公元725年,唐玄宗泰山封禅回归长安,车驾路过汴州。李邕从陈州赶过来谒见,并接连献上几篇辞赋,深得玄宗赏识。于是李邕就有点飘然,自我吹嘘凭自己的才华“当居相位”。那时李邕只是陈州刺史,这话说得忒大了点。偏偏这话叫中书令张说听见了,不久李邕在陈州任上挪用公钱事发,张说将旧账端出。两笔账一块算,下狱鞫讯:罪当死。这时候幸亏有个叫孔璋的许州人上书玄宗皇帝要救李邕,那封奏疏写的真是好,打动了唐玄宗,免去李邕死罪,贬为钦州遵化县尉。而孔璋流配岭西(现今广东)而死。这两个以生死相交的人始终没有见上一面。孔璋的奏疏基本概括了李邕的生平功过。这篇情真义切的文字更增加了李邕身上的传奇色彩,尤其让仕途失意、蔑视权贵的李白景仰。李白也深怀济人之心,有着散尽千金的豪爽,来到齐鲁之邦,他自然要去拜访这个传奇中人。就在天宝四年,他们相见于益都李邕任上。李白时年44岁。李白在益都听到了另一个李邕见义而舍己相助的传奇故事。这里有一个女子,丈夫被人谋害。女子持刀复仇,刺杀真凶而获狱,罪当极刑。这时候李邕奋不顾身上疏朝廷,救下女子,由此李白写下了叙事乐府《东海有勇妇》:“学剑越处子,超腾若流星。捐躯报夫仇,万死不顾生。白刃耀素雪,苍天感精诚……豁此伉俪愤,粲然大义明。北海李使君,飞章奏天庭。舍罪警风俗,流芳播沧瀛。名在烈女籍,竹帛已荣光。”

送别杜甫和李白后两年,李邕就遭到奸相李林甫的政治迫害。事情是这样的,狂傲的李邕并没有听从孔璋“率德改行”的忠告,又一次把手伸向了公钱,“奸脏事发”,但这不足以断送他的性命。真正的原因是,远在长安京师的左骁卫兵曹柳绩与他的岳父杜有邻不睦,污蔑杜有邻妄称有占验之能,交构东宫,指责皇帝。这本是信口开河之谈,无凭无据之辞,却被李林甫抓住,严令审讯,查出柳绩是祸首,却莫名其妙地将柳绩连同他的岳父杜有邻一同杖死。审讯中查出李邕曾送给柳绩一匹马,便以“厚相赂遗”受到牵连,又因李邕与淄川太守裴敦复有私交,裴敦复曾荐李邕于北海。裴敦复亦遭到株连。心狠手毒的李林甫立刻责令他的两个爪牙驰往山东,将李邕、裴敦复“就郡决杀”。李邕已有七十高龄。 这已是天宝六年的事了。时李唐王朝被李林甫搞得朝野一片白色恐怖。李邕不畏惧死亡,屡出诤谏之言,武则天时他拜左拾遗,在朝堂之上当着则天皇帝的面,就敢于和御史中丞宋璟一同指责则天皇帝的心腹张昌宗兄弟以权谋私。武则天想发火,但是没有发作,沉吟了半天,竟应允了宋璟、李邕的批评。这就是孔璋所言,“往者张易之用权,人畏其口,而邕折其角”。可见李林甫为排除异己,绝杀李邕等有识之士的残酷,甚于武则天之于来俊臣。 对于李邕的死,杜甫悲痛欲绝,他哭道:“坡陀青州血,羌没汶阳瘗”。 李白愤怒之极,感叹之极,他大呼:“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君不见裴尚书,土坟三尺蒿棘居”。 讲叙这一千二百年前发生在齐鲁大地上的故事,仍令人深思感叹。本人认为,李邕是近现代被低估的一位书法大家。其书法名帖,是值得书法爱好者重视和研究学习的。

你们当代书法名家,启功先生的书法 ,楷有行意,行楷作品遒劲有力,线条富弹力。启功(1912——2005),自称“姓启名功”, [1] 字元白,也作元伯,号苑北居士,北京市满人。 [2] 雍正皇帝的第九代孙。[1] 中国当代著名书画家、教育家、古典文献学家、鉴定家、红学家、诗人,国学大师。曾任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教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博士研究生导师、九三学社顾问、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世界华人书画家联合会创会主席,中国佛教协会、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顾问,西泠印社社长。

启功曾临习大量碑帖,他的书法作品,无论条幅、册页、屏联,都能表现出优美的韵律和深远的意境,被称为“启体”。书法界评论道:“不仅是书家之书,更是学者之书、诗人之书。”

对于书法艺术本身,他也有很多创见。一般人学书法都是从写“九宫格”或“米字格”开始,并把字的重心放在方格中心。启功却发现,字的重心不在传统的米字格的中心点,而是在距离中心不远的四角处,还推算出它们之间的比例关系正符合所谓的“黄金分割率”,对学习书法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启功的书法作品在市场上极受青睐。也深受书法爱好者喜爱,值得临学。

启功先生,为人谦逊,德艺双馨。欣赏他的书法作品,总要联想到他对碑帖的精深研究,因为他对碑帖的研究和他的书法艺术成就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碑帖之学是明清两代兴起的一门学问。他就是这片园地的开拓者之一。这门学问除夸扬珍异、竞炫收藏的古董藏家不能算外,其路子约分为二类:一是研究其中历史资料,以碑刻文辞证史补事,或校读文辞;二是赏鉴、研究其书法艺术。启功先生兼于两者,更精于后者,他在两者之间融合贯通,其方法突破前人藩篱。“买椟还珠事不同,拓碑多半为书工。滔滔骈散终何用,几见藏家诵一通”。他写这首诗是有感于过去多少鉴赏家重视碑帖的书法,而对其中文辞则往往视而不见。

好 就此打住,希望艺术信息资料和观点,对大家学书有所帮助。

一锤定音的专家鉴定藏品可信吗?

电视鉴宝节目 ,如果你有钱赞助又有兴趣,玩玩图个一时开心是可以的,你的藏品想在节目中或节目后卖出去,做个美梦吧,要让梦成真的几率几乎相当低,至于节目上的专家鉴定结果就当个参考吧,一般情况是找比较开门的藏品做节目,应该不会乱说。玩收藏别老做梦发大财,对于藏品鉴定还是多学习,提高自己的鉴赏力,其实是藏品中含有很多信息,掌握了这些信息,藏品自己会说话,收藏,自己喜欢就好,玩收藏图个开心。

为何南阳民间争论这么大?

谈到躬耕之争,很多人经常引用《三国志》《蜀记》《水经注》等史料反复论战。本人现在另辟蹊径带大家看看南阳地方志中如何认定的。

一、明嘉靖《邓州志》

明嘉靖《邓州志》是明朝嘉靖年间邓州知州潘庭楠主持编撰的。该志书第二卷“郡纪”中明确提到“十二年,备三顾诸葛孔明于隆中。本传徐庶见备于新野,备器之。庶荐诸葛孔明家于南阳之邓县号曰隆中。”

该志书第三卷“帝纪”中介绍刘备生平时再次明确提到“备因徐庶之言,三顾孔明于隆中。”

可见早在明嘉靖年间,南阳下辖的邓州地方志就明确承认刘备三顾地是今襄阳隆中,不是南阳卧龙岗。

二、清乾隆《新野县志》

清乾隆十九年编修的《新野县志》是新野县仅存的旧志中最完整的一部。

该志书卷七“古迹”中说“建安十二年……是年(刘备)三顾诸葛亮于隆中。”又说“诸葛亮字孔明,本琅琊人,寓居襄阳隆中….”

清代南阳下辖的新野地方志也明确承认刘备三顾地是今襄阳隆中,不是南阳卧龙岗。

三、清光绪新修《南阳县志》

清光绪年间南阳知县潘守廉主持编撰了《南阳县志》。

该志书由当时在南阳文坛、政坛享有盛誉的四进士、六举人、七秀才等17位名儒显要组成强有力的编纂班子,历经5任知县,历时6年,四易其稿,于光绪三十年刊刻问世。因其编纂质量较高,后被《续修四库全书提要稿》收录其中。

清光绪新修《南阳县志》说:“按南阳有诸葛忠武侯庐始见唐宋人集,至元明皆有敕赐庙学、祭品、碑而名益着,或谓侯实家襄阳,南阳之祠非是。考三国志亮随其叔父依荆州牧刘表,是时表军襄阳,亮宅在襄阳为信。水经注谓沔水经亮旧宅是也。”

又说:“然汉荆州八郡南阳居首襄阳四为邓县实隶南阳,故侯自表谓‘躬耕南阳’。汉晋春秋亦谓亮家南阳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以此推之,南阳祀侯固宜历代,迄今筑居以像之,与隆中并称,于以见侯德感人之深,而民之好之,攸同前有所因举,莫敢废况。南阳于侯其名称自昔为着,尤非他邑比哉!今考原本旧志列入流寓而附考于此。”

该《南阳县志》收有明《李东阳重修诸葛武侯祠记》说:“南阳府城西五里,卧龙冈草庐旧址。汉史称侯躬耕南阳又曰寓居襄阳隆中,盖秦南阳郡即今邓州而襄阳实在其界故也。”

看看吧南阳县志明明白白的写着(诸葛亮)侯实家襄阳”,“南阳之祠非是”,“亮宅在襄阳为信”,而且还说得清楚虽然“南阳祀侯固宜历代”,只不过是“筑居以像之,与隆中并称,于以见侯德感人之深,而民之好之”。也就是说南阳卧龙岗只不过是为了满足人民对诸葛武侯的爱待之情,才在卧龙岗“筑居以像之”。像的是“以此推之”之前“汉晋春秋亦谓亮家南阳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的隆中亮家啊!即卧龙岗不过是模仿襄阳隆中而已!而且《南阳县志》收录的明《李东阳重修诸葛武侯祠记》也承认襄阳隆中秦代开始就属南阳郡,所以诸葛亮说“躬耕于南阳。”这些可都是南阳人自己编的南阳县志的记载啊!

四、《明嘉靖南阳府志校注》

民国时期,南阳方面对《明嘉靖南阳府志》进行修订,编撰而成《明嘉靖南阳府志校注》。

主持编撰的张嘉谋先生是今南阳市宛城区人。他是民国教育家、藏书家,担任过河南省议会议员、河南通志馆纂修、河南省博物馆馆长等职。他在河南首创新学,创办有南阳敬业学堂,河南女子师范学堂等学校,在当时河南教育界与李时灿并称为"北李南张";他曾大力赞助并亲自参与安阳殷墟的发掘;创办了南阳第一图书馆,并将自己所有藏书捐献给图书馆;主持参与编纂《疆域沿革志》、《南阳府志》、《南阳县志》、《河南通志》、《方城县志》、《巩县志》、《孟津县志》、《中州诗抄》等,著有《浚县彝器》、《殷墟彝器》、《汲县彝器》等。这样一位南阳本地的学术大家、教育大家在他编撰的《明嘉靖南阳府志校注》中多次支持“隆中说”!

在校注“古迹”条中关于《嘉靖乙酉抚民右参政许复礼奏请敕赐庙额祭文爰定祭品知府杨应奎增修大备事载碑记》(简称“明嘉靖碑记”)提出质疑说:“案,碑援襄藩光化王奏请颁题额祭文,因谓此亦隆中,盖非。或又谓侯为汉襄阳人,尤误。三国志侯传注引汉晋春秋亮家于南阳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曰隆中。此汉隆中确属邓县,不属宛。汉时襄阳为南郡属县,县境西止十一里,故水经注谓襄无西。”

校注说所谓“卧龙岗亦隆中”“ 盖非”是错误的!针对的是“明嘉靖碑记”中提到“(卧龙岗)此亦隆中地,盖秦以襄阳隆中为南阳郡也。”原来如此,大概因为襄阳隆中秦属南阳郡,可能后来不属于了,所以南阳人就把卧龙岗附会成“此亦隆中地”了!

同时校注还承认了襄阳隆中在汉时确实属于南阳郡邓县,襄阳县西十一里确实为襄阳县西界,襄阳确实无西!这些可都是南阳教育学家明明白白写进南阳府地方志的实据!

该校注“流寓”条关于“诸葛亮汉末流寓叶县”再次提出质疑说;“案,亮三国志卷三十五有传魏略曰亮在荆州游学,每晨夜常抱膝长啸。汉荆州刺史治襄阳,所领有南阳郡。亮家于襄阳城西二十里属南阳郡邓县,故亮自称躬耕南阳。叶县属颖川郡,隶豫州。若亮寓叶,不得谓南阳荆州也。”

这里校注否认“诸葛亮汉末流寓叶县”,再次肯定“亮家于襄阳城西二十里属南阳郡邓县”!

综上可知,从明代到民国南阳地区地方志都有承认襄阳隆中是诸葛亮家,是刘备三顾地。